当前位置:杭州大匠星河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影视厂花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
厂花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
2022-09-23

玉萍满怀希望的躺在床上等着医生,可等来的却是警察。原来医生让人向派出所报了案。警察把玉萍带到了派出所,询问她被强奸的事情,还问她家的住址,玉萍回答不出想走,被警察拦住,让她必须把问题交代清楚,玉萍趁警察不注意从派出所逃了出来。警察派人四处查找,她不敢坐车,只得走小路回家。玉萍走到没人的地方,想到自己的处境悲愤莫名,大骂周远方不是男人,随后又放声的大哭了起来。白妈妈觉得还是回老家方便,到了那里找熟人做人流容易些。便决定玉萍去开公判大会的时候,自己去买火车票,等玉萍回来一块走。

由于一连串的打击,使白妈妈原来就有的心脏病加重了。买完火车票回到家里就倒在了沙发上再也没有起来。玉萍开完公判大会回到家里,见妈妈倒在沙发上怎么也叫不醒,大声呼救,田大妈带人赶过来一看已经死去多时了,玉萍顿时昏了过去。田大妈眼尖,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火车票。

玉萍正在伤心的时候,田大妈又来数落她,玉萍气愤的和她吵了起来,正巧彩云带着同事赶了过来,把田大妈撵了出去。彩云将白妈妈的后事交给大程主持,同事们听说了玉萍家里的事都来帮忙令玉萍很感激。徐主席和乔娜也来看望玉萍,田大妈把车票拿出来给乔娜看,他们分析白妈妈可能要带玉萍回老家做人流,乔娜觉得现在说这件事不合适,等丧事办完再说。

白妈妈出殡这天,玉萍悲痛欲绝。老瘪主动要求打幡当孝子,玉萍不同意,老瘪说白妈妈是我干妈,你妈就是我妈,这时有人喊灵车来了,玉萍没再坚持,送走了母亲玉萍回到空荡荡的家里难过的痛哭了起来。

莫笛从外地回来,听到白妈妈去世了,来看望玉萍,并给玉萍带来了周远方自杀的噩耗。玉萍听了这个消息彻底的崩溃了,她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,要去找远方。田大妈正好带人来找玉萍,问她是不是怀孕了,还拿出火车票质问玉萍。田大妈的话如在玉萍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,田大妈不断的刺激着玉萍,玉萍失去了理智说出了自己怀孕的事实,昏了过去。莫笛气的把田大妈一伙人轰了出去。

乔娜把玉萍怀孕的消息反映给厂领导,终于如愿的开除了玉萍。莫笛带玉萍到远方家,周妈妈把远方的遗物和遗书拿给她看,玉萍想拿一件当纪念,周妈妈坚决不同意,并表示不会承认玉萍的孩子,永远不想见到玉萍。